一号主页

腐唯本唯

【逸鑫】人偶

参考动漫《HybridChild》

————————————————————


 

我叫敖子逸。

我的主人叫做丁程鑫,是一个人偶师。

 

丁程鑫制作各种人偶卖给他人,而归他所有的人偶足有三个,我是其中之一。他的每一个人偶都叫做敖子逸,相同的名字,相同的外貌,不同的是,这其中只有我能开口说话。他说人偶是映射主人内心的镜子,只有主人倾注感情才能让人偶成长,这么说来,他唯独把他的感情倾注给了我。

我问过他为什么是我,可连他自己也没有答案。

 

我成长得最快,可并不是最聪明。他在叫“敖子逸”时其他人偶从来不错会他的意思,只在自己被叫的时候跑到他身边。而我却常会错意,把他的每一声“敖子逸”都当作是叫我,于是每一次都应声。

每一次错误的应声都在我心里留下了一点阴霾,阴霾愈积愈多,终于,两个月前,我把另外两只人偶反锁进了杂货间旁闲置的小黑屋。

还好他没有向我询问过它们的下落,于是我也就心安理得假装若无其事。一切照常运转,我陪着他接单制作人偶,陪他散步聊天,日子一天天过去。

同样名字和外貌的,陪在他身边的,有我一个就够了。

 

好景不长。最近他并没有接新单却整日在工作间忙些什么,并且不让我接近。我按捺不住借着叫他吃午饭的机会悄悄溜进了工作间,然后从他身后看清了他新制作的人偶的样子——头部已经差不多制作完了,与我极为相似的一张脸。

“丁程鑫。”我犹豫着出声叫他。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你来啦,正好。你坐过来一下,它的脸已经完工了,我看看你们俩有什么差别。”

我不情愿却只能乖乖坐到那个人偶旁边,他微皱着眉认真端详了我们一会儿:“本来是怕你在这儿的话我会不小心按你的样子来雕刻外貌,可这也太不像了……”

 

我心不在焉听着他的话,只觉得无比失落。我以为他不再需要新人偶了,他已经有了三个人偶,这其中有已经会说话的我,他还制新人偶来做什么呢?

 

“你长了大半年,样子真的变化太多了。”他抓住自己的头发,“你去把那两个敖子逸也带过来吧。”

“你为什么又做新人偶?”我坐着不动。

“我想做一个最像他的,”他一心还沉浸在新人偶的样貌中,“第一个鼻子不太像,第二个耳垂不太像,你……我想不起来了,你的样子变了好多。总之,我觉得这回我应该能做出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出来——好了快去吧。”

“我不去,”我垂着眼睑摇头,然后抬眼看他,“不做新人偶了嘛,就让我陪着你吧……你做那么多一样的人偶有什么意思。”

他看着我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像是终于放弃了般:“也对,真的没什么意思,反正都不是他……以后有你陪着我就够了。”

 

 

他说话算数,那之后真的没再去工作间雕刻过那个人偶。

我知道他早就发现我把之前那两个人偶藏了起来,可他却一直都没有过问,更不曾责难于我。我在某次去杂货间取东西时顺便看了眼小黑屋,那两个人偶因为太久没得到他的关心已经回到了不会动的状态。

我不在意跟我名字一样的两个人偶,同样也不在意跟我名字一样的那个人,他向我提起那个人的次数却越来越多。冬天来了,雪越积越深时,我们住的小村落也几乎断绝了与外界的来往。他的客人们自然不会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找上门,于是他就有了大把闲余。他总乐意对我讲些什么。

 

 

“那年的雪比今年下得还要大,”丁程鑫坐在火炉旁的躺椅上陷入回忆,“小时候一年最盼的就是过生日,我们约好了他生日我带他滑雪橇,我生日他给我堆雪人,可谁的生日都没有等到,战争就开始了。”

 

“我本来给他做了新雪橇的。”

 

“整整半年,到第二年春天战争才结束……回到家乡之后我花了好久才打听到他的下落。”

 

讲着这些的丁程鑫看上去很悲伤,我不想看他现在的表情,可我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

他接着讲了下去。

 

“然后我离开家乡,一个人来到这里买下了这个房子,我开始以卖木偶为生。我的第一位客人是个老爷爷,他的孙子在战争中遇难了,于是他找到我想让我照着他孙子的照片做一个人偶出来。我的作品他很满意,于是我突然想到,其实我也可以做个敖子逸的。从那年开始,每年秋天我都会给自己做一个人偶,赶在我生日前完工,当做生日礼物。”

 

“毕竟总吵闹着说要送我礼物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我走过去蹲在他的躺椅旁抬头看他,努力摆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送给你啊,你喜欢什么?”

他笑着凑过来靠近我,然后伸出双手捏住我的脸:“以前他也这么对我说过。你跟他好像还是蛮像的,如果他还在的话,大一岁应该刚好是你现在这样。”

我眨了眨眼睛考虑着怎么回答比较合适,而他突然像发现了什么惊喜般:“你的眼睛很像他诶,眼神更像,只看眼睛的话我几乎要把你当成他了……”

 

“那就把我当成他吧。”

“不,我不是他。”

我该怎么回答,又想怎么回答呢。

 

我把丁程鑫的手从我脸上扒开:“不早了,你该睡觉了。”

 

 

寒冷的冬天总算过去,接下来是讨人厌的雨季。我靠坐在大门边上眼巴巴地等着雨势变小。丁程鑫的胃病又犯了,家里备用的药材却不多,我得找机会去镇上一趟。

 

“劳驾,能麻烦让我避会儿雨吗……”

 

这些天经常有途经此地却受天气影响不得不暂寻歇处的旅人闯进来,我起身打算招呼客人,一声“请进”还没说完就被利剑指住了喉咙。

闻声从里屋出来的丁程鑫摔了手中的暖炉。

 

“这是做什么!你是何人?”我回不了头,却能听见丁程鑫连声音都在颤抖着。

“在下江湖之人。先生,您家里这是养了一只厉鬼啊。”

 

 

我被锁在了自己平时的寝室中,虽然年轻的道长再三要求,丁程鑫还是没忍心对我有更多的束缚。

原来我只是一只不知道在人间停留了多久的游魂野鬼,因缘际会附到了丁程鑫制作的人偶身上。我想着刚才道长的话,内心难免悲凉。

原来如此。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人偶本应与主人心意相通,却只有我与他之间存在沟通障碍。其它人偶从来不会在他叫我时跑到他身边,我却在每次他叫出“敖子逸”时应声。

还以为自己是特别的,还以为是他把感情倾注给了我,原来我与他其实连一丝关联都没有。

 

 

道长推门而入,将一个托盘放在我房内的桌子上:“吃饭了。”

我面无表情看向他,没有动作:“他连多看我一眼也不愿意了吗。”

“你不用闹脾气,是我让你家先生不要来的。”

我瞪他,道长倒是一派坦然:“看你这小孩儿脾气,死之前应该也没多大。他现在能少跟你接触就尽量,你没觉得他身体越来越差了吗,活人跟鬼怪一起是要被耗阳气的。”

我沉默几秒,又开了口:“那你现在作法送我走吧。”

道长笑笑:“不急,时辰未到,你家先生拜托了我务必要送你进轮回。”

 

轮回还是灰飞烟灭,有什么所谓呢。

总之是不得不离开他身边了。

 

 

我以为我肯定是见不到丁程鑫最后一面的,没想到来我房里收餐盘的会是他。我往远离他的方向躲了躲:“你怎么来了,你得少跟我接触。”

“没关系的,”他倒是笑得淡然,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你怎么都没吃?我特意让厨房准备的你喜欢的菜啊。”

 

他还是对我好,就算我不是敖子逸,我也不是他制作出来的人偶。可我陪了他那么久,他还是舍不得。

我走到桌子旁边坐下,默默拿起了筷子。

“我会吃的,你先走吧。”

 

 

我猜测道长等的是子时,果然,外头传来第三更的时候,道长来了。

“你身上没什么血腥气,也就是变成鬼之后没有害过人,应该是能进入轮回道的。待会儿只有一点需要注意,脱离躯壳的限制时你会回想起一些生前的东西,尽量别去在意它们,这会影响超度的进程。”

 

道长开始作法,乱七八糟的咒语听得我头痛,慢慢地,我感觉到了自己似乎在从这副人偶的躯壳里抽离。

 

“敖小逸~!”

“小逸,过来……”

 

那些陌生的零碎片段让我讶异,我开始试图努力接收它们,于是越来越多的回忆开始涌现。

 

他做的新雪橇早就被我去他家玩时翻找到了,我假装不知道期待着这个他准备的惊喜,却先等到了战争爆发。他跟我约好战争结束之后一定要等他回来找我,其实那时我就已经知道,我注定是连自己的生日都熬不过的。之后我在人间飘荡几年,才终于在异乡的某个雪天再次看到那个刻了我名字的雪橇。

以及雪橇上那个与我一模一样的人偶,和站在雪橇旁怔怔发愣的他。

 

 

我是敖子逸。

他是丁程鑫,是从小与我一同长大的玩伴。

 

 

“敖子逸~!”丁程鑫猛地推开门,急急过去抓住道长的衣袖,“道长,拜托不要送他走了,我没关系的,少活几年又怎么样呢……”

道长推开他,无奈道:“我与您说过,即使您不在意自己,再拖下去他会进不了轮回,这样也没关系吗?”

丁程鑫陷入沉默,被困在阵法里的我开了口:“丁程鑫……你还能看见我吗?”

 

人偶的躯壳倒在地上,而我的灵魂漂浮在半空中,丁程鑫闻言看过来,悲戚的目光停留在地下:“敖子逸……”

“我不是敖子逸,”看不见也罢,我继续说道,“我已经想起了自己的生平,与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要去下一世了,你应该也不愿意看我灰飞烟灭吧?”

他脸上的表情轻松不起来,却还是点了点头。

“那我走了,你好生保重。”

 

道长皱着眉看看他又看看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我反应过来,道长此刻是能看到我灵魂的形态的,而我真实的样貌和人偶过于相似,大概他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我冲道长摇头,道长于是也就领会到了我的意思。

“好走。”

“嗯。”应下道长这一句,我又不舍地转头看向他。

 

 

该走了。

 

END.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