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主页

腐唯本唯

【逸鑫】朋友关系(ABO)

ABO世界观可百度了解,有二设,无车。

 



01

“敖子逸,你的检查报告结果出来了,是Alpha。”

 

02

“敖子逸也是Alpha吗?厉害了,体检单给我们看看嘛~”

“别闹,这哪是能随便看的……”一群小锅盖围着要拿体检单,助理姐姐忙把体检单放回包里拉好拉链捂住了包。敖子逸没所谓地坐回体检室外面的长椅上,随后便发现丁程鑫默默挪到了最远的位置。

“他干嘛。”敖子逸不明所以扯扯张真源。

“避开点呗,”张真源耐心给他解释,“之前丁程鑫检查结果也是Alpha嘛,你俩隔太近信息素会互相抵触的。”

“哦。”敖子逸点点头。

张真源看着他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你都分化了,以后生理卫生课还是稍微听下讲吧。”

“……哦。”

 

03

一起训练不可能过多讲究,丁程鑫和敖子逸平时还能注意着保持适当身体距离,上课却总难免编到一组坐到一块儿。让敖子逸疑惑的是,他并没有从丁程鑫身上嗅到多少让他抵触的气味。恰好相反,最近丁程鑫身上似乎总带着清甜的柚子香,让敖子逸忍不住靠过去更近一点。

不知道可以问,人人都有一张嘴,你轩哥说的。

于是敖子逸在某天训练结束各自回家的时候叫住了丁程鑫:“丁程鑫儿你最近在用柚子味的香水吗?”什么牌子的我也想买一瓶。

“哦,不是,”丁程鑫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是我妈最近把洗发水沐浴露全换成柚子香的了。”

原来是这样啊,敖子逸接受了这个说法:“我说你最近身上哪儿来的柚子香呢。”

 

04

还是不对。

舞蹈课上丁程鑫被韩国老师点出来solo,其他人坐在旁边围观。明明距离不算近,敖子逸还是觉得从丁程鑫那边传来的柚子香重到快让他犯晕了。

洗发水沐浴露的味道根本不可能这么重,连香水的味道都不可能这么重。

敖子逸低声跟贺峻霖说道:“你不觉得这个香味太重了吗。”

贺峻霖在空气中嗅了嗅,疑惑地问:“什么香味?”

 

05

不是吧。

 

06

很快到了下课时间,舞蹈教室里的人没几分钟就已经散得差不多,敖子逸坐在地上晕晕乎乎,还没离开教室的丁程鑫看出了他的异常:“敖子逸你怎么了?”

敖子逸不答话,丁程鑫一脸担忧地走过来蹲下伸手去试他的额头:“莫不是又发烧了……”

敖子逸伸手抓住丁程鑫的手腕一拉,不设防的丁程鑫顺着动作扑进了他怀里。

“敖子逸你干嘛?”丁程鑫挣扎着要起,一动就又被敖子逸搂着腰按了回去。

敖子逸把头埋在丁程鑫颈间深吸了一口气,好几秒才闷着出声。

“丁程鑫你骗我。”

 

立马领悟到敖子逸指的是什么,丁程鑫安抚性质地顺了两下敖子逸的头发:“我不是故意要骗你们的,你知道的嘛……”

大概是逐渐加重的呼吸声让丁程鑫有了警觉,话头突兀地停下,丁程鑫抓着敖子逸的肩膀强行将两人距离拉开:“敖子逸你看着我,你是不是发情了?”

敖子逸此刻大脑昏沉作不出思考,只是凭借本能想要离丁程鑫更近些,而丁程鑫用更大的力度制止了他的动作:“你冷静一点,这样不行的。”

丁程鑫的声音很严肃,听上去过于冷淡,敖子逸突然就觉得有点委屈了:“为什么不行?”

 

“因为……”急着说了这两个字,丁程鑫却突然沉默了下来,直到好一会儿过去才再次开口。

“因为我已经被标记了。”

 

像是突然一盆冷水浇下来,敖子逸一下子就清醒了。

 

07

吃过抑制剂已经冷静下来的敖子逸有些手足无措地跟在丁程鑫后边道歉,“对不起啊丁程鑫儿,我中午忘了吃抑制剂。”

“没事,疏忽嘛谁都会有,”丁程鑫不怎么在意的样子,“那我是Omega的事也麻烦你保密啦。”

“好。”

 

08

被张真源提醒过,后来的生理卫生课敖子逸是有好好听讲的,连着之前漏听的部分也补了回来。第二性别分化之后他虽然说不上懂事了多少也确实比以前多懂了一些东西。回家的公交上他想起曾经学过的某章,Alpha会对自己喜欢的Omega的信息素特别敏感,也容易因此被诱导进入发情期。

中午没吃抑制剂是他的疏忽,但也不至于一次没吃就立马进入发情期。而工作人员中有几位也是Alpha,谁也没对过重的Omega信息素气味表示疑惑。

按时服用抑制剂又不处于发情期的丁程鑫身上并没有多少气味,是他过于在意了。

 

清醒思考后的大脑得出结论,喜欢才会那么在意。

 

09

他又想起学过的另一章,Omega终身只能被一位Alpha标记,之后身心都会对其他Alpha产生本能排斥。作为所有权标示,被标记过的Omega信息素里会带上他的Alpha的气味。

 

其实混在柚子味儿里那一丝不和谐的苦咖味儿真的难以忽略。

 

10

连入场的资格都没拿到就出局了。

 

 

 

 

11

得知敖子逸是Alpha的时候,其实丁程鑫怀疑了一下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毕竟公司站在保护的角度把身为Omega的他也报成了Alpha。但很快他就知道敖子逸的第二性别没有作假,一是以敖子逸的性格根本不可能伪装得那么好,二是他开始总能在空气中闻到浅淡却让他恍神的橙子香,那是敖子逸信息素的味道。

橙子的香味迷人但很危险,他不得不担心。

 

12

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担心并非多余,神经大条的敖子逸忘了吃抑制剂突然进入发情期,事件安稳渡过之后丁程鑫依然觉得后怕。

Alpha和Omega一起训练果然是危险的。

他知道自己的信息素是柚子的味道,让喜欢橙子的他和喜欢柚子的敖子逸一起训练,更加危险。

 

13

能把正常的朋友关系保持下去吗。

 

14

休息时间,敖子逸拿着花花绿绿的玩具水枪满练习室发疯。

丁程鑫皱着眉努力忽视空气里的橙子味儿。

怎么这么重,敖子逸是不是又忘了吃抑制剂?可看他那副欢脱样子完全不像有发情的征兆啊……受Alpha信息素的影响,丁程鑫觉得有些难受,刚平复下去的胃绞痛也再次袭来。

这倒是提醒他记起来自己因为胃部难受今天停掉口服抑制剂改成了外用喷雾,看来这种喷雾没什么用,他感觉自己是进入发情期前兆了。

立马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丁程鑫起身离开了舞蹈教室,跟老师请了假说不舒服想先回家。走进休息室才刚拿到包,丁程鑫支撑不住地瘫坐在了沙发旁边。

不行,已经没办法坚持了。

早知道刚才就不要逞强,直接向老师求助不就好了吗,现在只能祈祷谁能过来发现他送他去一下医院了……丁程鑫捏紧拳头试图尽量保持清醒,突然听到外面走廊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丁程鑫儿~!你怎么了?我突然闻到……”

脚步声的主人带着一身甜橙的香味走到他身边蹲下,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慌乱样子:“你没事吧?你等会儿,我去叫人来帮……”

丁程鑫直接抱住了还没来得及起身离开的敖子逸。

真的很香,敖子逸不小心发情的那天也是这种铺天盖地的橙子香味,他想装作没闻到蒙混过去的,没想到敖子逸也闻到了他信息素的味道,并且发现了他Omega的身份。

这次发情的人换成了他自己,就算是自制力过人的丁程鑫,理智也不可能赢过发情期Omega的本能。

微卷的发梢在敖子逸颈间轻蹭,放在背后的手摩挲着脊柱突出的那一块,他在确切地渴望着被香甜的橙子味儿淹没。

“敖子逸……”

只是一句下意识的轻声呢喃,本来没有任何反应的敖子逸却突然伸手捧住丁程鑫的脸将人扳到了自己正跟前。

“丁程鑫你知道是我?”

那双亮晶晶的小狗眼里写满了丁程鑫此刻理解不能的欢喜雀跃,距离的拉开让丁程鑫难受加重,他不搭理敖子逸的话而是又重新将人抱紧。

“难受吗,”十分钟前还在练习室里犯熊的敖子逸语气里是难见的温柔,“我帮你临时标记吧。”

 

后颈的碎发被拨开,皮肤被小心翼翼咬破,随后信息素被注入进来,是他一直渴望着的橙子的香味。

 

15

尽管其实并没有做什么,恢复清醒意识之后丁程鑫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毕竟他现在满身都是敖子逸的味道。

一向神经大条的敖子逸似乎也察觉出了空气里的暧昧,害羞的样子跟上次录五练绕过话题把问题丢给他时一模一样。

 

“谢谢你了敖小逸,”丁程鑫努力表现得自然些,“我今天换了种抑制剂,好像这种没什么用。”

“不谢,”敖子逸低头晃晃脑袋不看他,嘴角藏不住笑意,“你今天身上……嗯……就是……没有那种咖啡味儿了。”

“哦,”丁程鑫反应过来,“那是Alpha信息素伪装剂,今天其实也喷了的,估计被原本的信息素冲没了。”

“是吗,”敖子逸抬头看他,脸上的表情明显灿烂了起来,又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嘴角撇下去,“为什么要跟我说被标记了呢……”

“不是讨厌你,真的~!”丁程鑫忙解释,“我只是觉得这样说能减少不必要麻烦。”

当时他只想着如何尽快让发情期的敖子逸清醒过来,这一句似乎是最能断绝念想的了。敖子逸也确实因为这句话受到了冲击,他才有足够的时间从敖子逸包里翻出抑制剂喂他吃下去。

 

“就是不要早恋嘛,我知道的,”敖子逸不满意似地嘟了下嘴先站起了身,“走吧,回去训练。”

这是生气了吗?需不需要再解释一下?

也跟着起身的丁程鑫还犹豫着要不要说点什么,敖子逸回头看他,然后一下子笑开:“放心吧~!我不想标记你,我想跟你一起出道。”

丁程鑫愣了愣,然后笑着点点头:“嗯。”

 

16

他们还小,托付终身什么的过于轻率。他们还有很大的梦想和目标要去完成实现,被其他事物局限不可以。

所以现在,维持最单纯的朋友关系就好。

 

这家伙,比他以为的要懂事呢。

 

17

其实他还是很喜欢敖子逸身上的橙子香味。

 

18

“刚才老师为什么突然问我们俩什么关系啊?”下了表演课去声乐教室的路上,敖子逸一脸疑惑地走到丁程鑫身边。

“……大概因为我身上你的味道太明显了吧。”丁程鑫有点不想搭理这个问题。

“这个味道两天就散了~!真的~!”敖子逸完全是做完错事后给自己辩解的反应,“真的~!”

“好啦我知道~”其实挺好的,还省了喷信息素伪装剂。

 

19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回答?”

“回答什么?”

“什么关系啊。”

“朋友关系啊。”

“什么样的朋友关系呢?”

“好朋友啊,你不是回答了吗。”

 

20

什么样的朋友关系呢。

 

好朋友。

同校但不同班的朋友,同一个社团的朋友。

同公司的朋友,正朝同一个目标努力着的朋友,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陪在彼此身边的朋友。

 

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的那种朋友。




END.


评论(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