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主页

腐唯本唯

【乐南】蝴蝶 短篇完结

米乐(敖子逸饰)X向南(李天泽饰)

本文纯属虚构与剧无关

——————————————————————


[蝴蝶扑扇翅膀,带来龙卷风。

你无法阻止它从胸口飞出来。]

 

 

“怎么办,米乐堵在门口……”胡真低着头冲向南小声嘀咕,“他在看这边诶,不会是盯上我们了吧……”

不详的预感哪会出错,向南不作声,一个篮球飞过来从他跟前砸过,他被迫停下步子抬起头。

“怎么,见到我连声招呼也不打?”米乐脸上似笑非笑带着愠怒,“不认识了吗?”

向南依然没出声,面无表情拉着胡真继续往教室的方向走。

身后的人没有追过来。

 

回了教室,胡真没忍住凑近:“米乐不是才转校来的吗……你们以前认识?”

“嗯,”向南点了下头,“他是向横的朋友。”

提到向横,胡真没敢继续问,只“哦”一声就坐了回去。

 

向横,他关系不怎么样的哥哥,因为车祸已经在医院重症监护室躺了一个月。

 

 

不同级不同班,一天还能遇见两回绝不是因为什么缘分。结束值周来到卫生间的向南看到米乐走进来时并没有多少惊讶,只从镜子里瞥了那人一眼就低下头继续洗手。

“向南,你有良心吗。”米乐在他身旁站定,“你哥在医院躺了那么久你就不能来看一眼?”

向南依然不发一言,低头的视角刚好看见自己鞋带散了于是擦干手弯腰去系。

米乐终于被他的态度激怒了:“好,你不愿意跟我说话是吧。可这次我是不会从你眼前消失了,你最好记住向横是因为谁出的车祸,这事咱们没完。”

 

“老师办公室就在隔壁,你们这样不太好吧。”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在门口,向南看过去,是校篮球队队长吴措。

米乐头也不回,冷哼一声:“关你P事。”

“如果我偏要管呢。”

 

凶巴巴的米乐,蹲在米乐面前缩成一团的自己。吴措显然是把这副场景想得严重了,向南有些紧张,生怕这两人一言不合真的打起来。

还好米乐只是转过身,撞开吴措的肩膀离开了。

 

吴措没在意米乐的无理,走到向南面前对他伸出手:“你还好吧?他要是再欺负你,你可以跟我说。”

吴措的关心的确出自真心,但他会真的去跟吴措说些什么吗,显然是不会。

 

没过多久的下一次擦肩,向南听见米乐轻吐在他耳边的警告。

“你真以为我怕了吴措?”

“不要以为吴措摆出一副好像很照顾你的样子,我就会放过你。”

 

 

米乐转来没多久就接手了十八中老大的位置,传言里他是因为校园霸凌被强制转校,这也让大家对他的畏惧又多了几分。校霸的地位稳固,那么校霸讨厌的人自然也成了大部分人不敢接近的对象,甚至说,可欺凌对象。

终于这天,向南被几个早看他不顺眼的同级围在了厕所。

 

在教室里发现他伤势的胡真急得团团转,向南倒是反过来安慰他:“没事的,别想着告老师找家长,这点伤算什么。你别强出头,再把自己搭进去。”

“可你伤成这样……”胡真就差哭了。

“真的没事。”向南扯出一个笑。

 

真的没事,倒不如说,这样他反而心里好过些。

 

 

找时间去了趟医务室,向南回教室时胡真冲他指指桌子上:“这个创口贴,是吴措放这儿的。”

向南坐下拿起创口贴盒子,停了几秒,撕掉脸上贴在伤口处的纱布拿出创口贴贴上。

 

才隔了两节课米乐就派人过来传讯说放学后天桥底下见。胡真认定是约架,急着阻拦:“我们放学了打车回去~!我送你回家,这也太过分了……”

“不用担心,他不是找我打架。”向南把小纸条收进口袋。

 

 

在天桥底下见面时米乐依然冷着一张脸。

“他们不会再找你麻烦了,”米乐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着似乎在观察他的伤势,末了冷笑一声,“被伤成这样,你就只会在我面前厉害吗。”

向南不作声。

 

“疼吗。”

向南不作声。

 

“我问你疼吗。”

向南还是不作声。

 

米乐像是上了火,抬起指头敲敲他脸上的伤口处:“不知道疼是吗。”接着毫不迟疑把他脸上的创口贴扯了下来。

向南下意识抖了一下,瞬间没控制好表情。

 

“你也知道痛啊。”这一句听不出是生气还是心疼。

 



米乐是谁?

胡真告诉向南是新来的转校生,是飞快坐上学校老大位置的人,是校内令人闻风丧胆的狠角色。

向南告诉胡真是向横的朋友,是看自己不顺眼随时可能来找麻烦的人,是……

有一点向南藏着没说,甚至连米乐都不知道。

 

 

隔了好一会儿米乐才再度开口:“……你不来看向横是因为怕我在吗。”

向南咬了下嘴唇,抬头看向米乐:“是。”

这一眼让米乐瞬间被点燃,愤怒浮在表面,刹那间眼里的情绪百转千回。

 

“你就那么讨厌我喜欢你吗。”

 

 

是。

向南想说是,却发现对着米乐眼睛里没藏好的伤心委屈根本就说不出来。

 

“别说了我知道了,”米乐收起所有表情冷下脸,“你不用苦恼怎么拒绝我第二次,我现在不喜欢你了。你害向横变成那样,我怎么可能再继续喜欢你?以前是我识人不清,看错了你。”

米乐说完就打算离开,经过向南身边时扔下这么一句:“你还是去看看向横吧,也许你来能对他恢复意识有点帮助。你就是再冷血……那也是你哥啊。”

 

 

米乐已经离开了,向南停留在原地没动。

 

这样的米乐真让人不习惯。
会对他冷眼相对的,说不喜欢他的,几乎看不到笑意的。

 

向南想起另一些片段,阳光灿烂地过来拉他手的,恶作剧之后跟他撒娇求饶的,以及闭着眼红着脸慢慢凑近他的。
那才是他熟悉的米乐的样子,连眼下这个米乐都不知道的另一种米乐的样子。

 

他当然知道痛。
向南按住左胸口。
比如这样的米乐,就让他,太疼了。

 

 

向横在医院醒了过来,反正只是关系不好的哥哥,不去看望也没人会觉得奇怪。向南知道向横状况还不错,近两天已经转入了普通病房。

 

转学来的校霸让人捉摸不定,捉摸不定以致更加没人敢惹,欺负向南的几位被教训后再也没人敢借机搞事,于是整个十八中也就只有米乐本人会时不时来向南这里找茬。

但校外的人又是另一种说法了。

 

 

“哟,这不是传说中米乐‘特别关照’的那个向南嘛?”

向南被一群混混模样的人堵在了后巷。

“我跟他不熟。”向南面无表情。

“少他妈废话!瞎了都能看出来米乐那小子喜欢你,”为首的秃顶恨恨地把手中的烟扔到地上踩了几下,“不熟你也自认倒霉吧。给我上~!”

一群人听令把向南围住。被推倒在地踹上肚子时,向南反倒是垂着眼笑了。

“瞎了都能看出来米乐喜欢你”……米乐啊,你可真是个傻子。

 

 

“都他妈给我滚开~!”

是米乐的声音。

 

 

以一敌众一番混战之后那群混混被赶跑了,米乐自己也挂彩不少,他揉着肩膀走到向南身边。

“你没事吧?以后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我保证,”最后三个字几乎要弱成气音,“……对不起。”

见向南不说话,米乐略有些尴尬地挠挠头转移了话题:“这样回家肯定要挨骂了……”

“去我家吧。”向南突然开口。

“啊?”米乐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说先别回去,去我家处理完伤口再回。”

 

 

“我自己来就好。”

可能是觉得丢人,米乐拒绝向南帮忙扔下这一句就自己拎着医药箱进了洗手间,向南坐在书桌旁开了口。

 

“你怎么惹到校外那帮人的?”

“我没惹他们,”米乐的声音从洗手间里传出来,“他们在校门口堵人收保护费,开玩笑,在我米乐的地盘找事……”

没几句里面的声音渐渐弱了,想必是在认真涂药。向南也没有继续话题,想了想,从书桌里拿出一个本子掏出笔。

 

3月3号,向南会倒……

 

“呲、啊~!”

“怎么了?!”向南下意识“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没事,戳到伤口了……唉呀我说没事真的你别进来……”

 

向南坚持要帮米乐处理伤口,米乐反抗数句未果,加上也是真的有自己涂不到药的地方,于是也乖乖闭嘴安静地让向南帮忙了。

 

 

“你不要这样看我。”向南突然出声。

米乐没移开视线。

 

“很明显吗?我说我喜欢你这件事。”

 

“说什么呢。”向南神色不自然地收手,“好了,你先出去吧,医药箱我来整理。”

 

 

整理完医药箱走出洗手间,向南一眼就看到米乐坐在他的书桌旁,面前是摊开着的笔记本。

 

急着关心米乐的状况,居然把笔记本忘了。向南的心突突地跳起来。

 

“这是什么?”米乐看向他,“‘3月02,向南倒回到米乐车祸之前,’

 

这个笔记本上是什么?”

 

 

[当风暴已经开始 谁都无法从中幸免]

 

 

 

“……一开始我只是想救林说,但每一次都有更多的人被牵扯进来,”向南紧紧握着拳头,“先是向横,然后是你,结果越来越糟……”

“所以你想怎么办?”米乐开口问道。

“我……”向南抬头看米乐,然后又飞快移开了目光没有说下去。

“你刚说结果越来越糟,”米乐站起了身,“那就干脆到此为止吧,不让结果更糟了。”

“不行!”向南立刻反对,“如果停在这里,你会……”

“会怎么样,死掉?”米乐打断向南的话,表情坦然地看着他,“我觉得我跟你的想法一样,如果一定有人要牺牲的话,我希望是自己。”

向南近乎哀求地开了口:“米乐你别这样,这件事一开始跟你没有关系,不应该要你承担。”

“已经晚了,”米乐举起笔记本给向南看,“你的事,我不希望跟我无关……但今天之后也是真的没有关系了。”

 

关上笔记本,米乐越过向南离开了向南家。

 

被带走的笔记本上最后是米乐不知何时补全的一句话:3月3号,向南会忘记米乐,好好生活下去。

 

 

【尾声】



“嗯,我补习课结束了就回家……不说了快排到我了。”向南挂掉向横的电话,队伍刚好排到自己。

 

“一杯芋圆奶茶,去冰,大杯。”

“好的一共17元,”男生店员抬手扫过向南的手机付款码,“请您到边上稍等。”

向南本来在望着对方姓名牌上“敖三”两个字发呆的,不经意扫过对方正脸时却有些愣住了。

“那个……”向南不确定地开口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男生抬起头,大眼睛眨了眨然后笑开:“是吗?”

 

 

END.


评论(5)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