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主页

腐唯本唯

【逸鑫】男主角失格

参照及推荐:日影《女主角失格》

零分命题作文。

——————————————————————


 

“我恋爱了。”

 

丁程鑫,男,育才中学校草评选第一位,此刻正被他的青梅竹马及多年暗恋对象贺tina给出出局判定。

 

“诶??????”

 

“我恋爱啦,”Tina捂着脸笑得羞涩,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今天放学不用等我,我还有点别的事情。”

扔下重磅炸弹的人转身轻松走掉,留下丁程鑫站在走廊上初春的冷风中打了个寒颤。

 导演这个走向不对,说好我是男主的呢?

 

 

这感觉就像是,把自己当男主演了二十集,到了大结局才发现拿的原来是男二剧本。

“自古竹马输天降,古人诚不欺我……”躺在篮球场侧边长椅上的丁程鑫不顾路人眼光哀嚎了一声。每天放学后一起结伴回家的人不在,连回家这件事也变得无味了。

 

“哪个古人?”

“就那个古人啊……”

 

谁?谁在说话?

 

丁程鑫从椅子上坐起来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长椅旁边的男生:“你谁啊?”

“敖子逸。”

没听说过,丁程鑫皱着眉头又问了一遍:“谁?”

“敖子逸,跟你一个社团的,”男生笑得一脸灿烂坐到他旁边,“我居然这么没有存在感吗?”

丁程鑫挑着眼皮打量了男生一来回,的确是看一眼就能印象深刻的长相,然而此刻他心情不佳,一开口自然火力不减:“除了我,都是群演,自然没什么存在感喽。”

“可是我刚刚听说你的主角位置被人抢走啦,”敖子逸故作惋惜状,不仅语调浮夸连嘴角的笑意都没藏好,“真是可惜,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人气再高有什么用。”

这个人是专程来嘲笑他的?搞错没有同学社团我去都没去过根本就不认识你,何必啊?丁程鑫压着火气:“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你别误会,我不是来笑话你的,是想帮你,”敖子逸笑嘻嘻凑近,“我能让你一秒忘了她,你信不信?”

信就有鬼了。

敖子逸的脸距离他不到十厘米,对上的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蛊惑人心的东西一般,丁程鑫真的就鬼使神差开了口:“怎么做?”

下一秒唇上突如其来的触感给了他答案。

 

 

别说忘记暗恋对象,那瞬间的大脑空白丁程鑫连自己叫什么都吓忘了,敖子逸用拇指按在他的嘴唇上给了他一个吻。

这种时候居然跟他开这种玩笑?丁程鑫猛地把人推开:“你找揍吗?!”

敖子逸笑得一脸无所谓:“你要是揍我,别人问起了我就说是因为亲了你才被揍的。”

“没有亲到!”丁程鑫急急反驳。呸呸呸,他珍贵的初吻可还留着呢,这个再怎么也不能算好吧。

“没亲到你干嘛揍我。”敖子逸回了一个摊手的动作。

对上这种胡搅蛮缠的人真的是有理说不清了,丁程鑫被噎得说不出话:“呜哇,你这人…”

“好了不逗你了,我们下次见~”敖子逸倒是很懂见好就收,起身摆摆手跑开,“下次见面要记得我啊~!”

怎么可能不记得,这个初印象足够印象深刻了。

 

 

对闲杂人等向来无关心的丁程鑫破天荒打听了一下敖子逸何许人也,然后就发现这个名字在他们班意外地认知度很高。

“敖子逸?知道啊,13班班草嘛。就你们那个社团,班委不是怕女生都跟着你报所以最后挑剩的社团留了给你吗,听说他也是这么去的。”

“他好像跟谁都玩得来,我们班体委不也跟他关系不错吗。”

“还老跟校队那帮人一起打篮球……”

 

听起来像是个校园生活很多彩的风云类人物,所以这种人哪来的闲工夫招惹他?

然而敖子逸就是有这个闲工夫。周五放学后,敖子逸出现在了丁程鑫所在的9班教室外的走廊上。

手插口袋靠在栏杆上的敖子逸一见到他就笑开:“丁程鑫儿,听说他们明天去游乐园约会,我们也去吧。”

 

 

口罩和鸭舌帽,虽然这可能是跟踪人的标准装备,但实话说,戴上这两样的他们其实更惹人注目了。

旁边的路人已经小声议论起了他俩是不是某当红男团成员乔装出游,丁程鑫终于忍不住扯下了口罩:“我说,我们没必要搞成这个样子吧,就自然一点就好啊。”

敖子逸跟着摘下口罩跟帽子顺了顺头发,然后一脸乖巧地凑到丁程鑫身边挽住丁程鑫的手臂:“嗯,自然一点,假装是来约会的就行了。”

“两个大男生来游乐园约会?一点也不自然好吗,”丁程鑫翻了个白眼抽出手臂,“他们怎么还没来啊。”

“应该快了,”敖子逸抬手看看表,然后拉住丁程鑫的手腕把人往园里带,“走我们先进去吧站在这里会被发现的。”

 

 

进了园的两人躲在冰激凌小车后面一人拿着一个甜筒,没几分钟,敖子逸突然用胳膊肘顶了顶丁程鑫:“他们来了。”

丁程鑫看过去,果然就看到Tina和一个陌生男生从入口走了进来。

 

“Tina男朋友叫张真源,跟我们同级,念外校,”敖子逸举着甜筒充当起人物解说,“他俩三个月前的英语演讲比赛认识的。”

“长得还没你好看。”丁程鑫远远打量着男生的外貌,不满地嘀咕了这么一句,言下之意是那就更比不上我了。

“我知道我很帅你不用说了,”敖子逸哈哈笑着大手一挥,话题又回到张真源身上,“我向外校的人问过,张真源是个好孩子,把Tina交给他你可以放心。”

“你到底是不是来帮我的?”丁程鑫满脸写着“我不听我不听”,“要帮我就别废话,走,跟上。”

 

Tina来游乐园从来不会考虑摩天轮以外的第二个项目,他们曾经一起来过很多次,坐得多了,丁程鑫也慢慢喜欢上了摩天轮。而现在,给了他理由去喜欢的那个人,身边的位置成了另一个人的专属。

丁程鑫透过玻璃看着前一节座舱的那两人,心里好不怅然。

 

座舱慢慢上升,到中上段时,敖子逸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就算你这样也听不到那边的动静啊,干嘛一直盯着……”

“你不懂,”丁程鑫还是保持着跪坐在座位上两手扒着玻璃脸也贴在玻璃上的姿势没有动,“这个摩天轮有个传说,在最高点接吻的话两人会一直在一起。”

“就是说……”敖子逸反应过来,也扭头看向了前一个座舱。

 

“贺Tina~!”丁程鑫突然拉开小窗户,把脸凑过去大声叫喊,“贺Tina~!看后边!好巧啊我今天也来了游乐园!!!!”

前面的两人吓了一跳齐齐回头看过来,Tina不自然地笑着跟丁程鑫挥手示意。似乎是因为害羞,随后那两人的距离就明显坐远了。

 

“呼~好险。”丁程鑫抬手捂住胸口。

“可他们刚刚也不一定是要做什么啊。”

“都说了你不懂,内个什么传说就是Tina那小丫头跟我讲的,她打什么主意我还不清楚。”

“嗯……”敖子逸一只手托住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丁程鑫,我们现在差不多要到最高点了哦。”

 

“啊?”愣了一秒突然领悟到这句话的言下之意,丁程鑫迅速捂住自己的嘴巴。

“哈哈哈哈你的反应好好笑~!”敖子逸捂着肚子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意识到自己又被耍了,丁程鑫默默松开手瞪向敖子逸。

“你这人真的太无聊了。”

 

 

从摩天轮上下来之后就成了尴尬的四人同行,先是Tina替张真源和丁程鑫作了相互介绍,紧接着敖子逸自来熟地介绍了自己。

“哈喽我是敖子逸~贺Tina是吧?听丁程鑫儿说过你。欸张真源我们之前一起打过球的你记得吗?”

那边张真源思索片刻后恍然大悟,两人由此热络地闲扯了几句,敖子逸接着说道:“哎呀好渴啊张真源我们去买水吧,丁程鑫儿你跟Tina在这儿等我们啊~”

 

说是来帮他的敖子逸支开张真源留给了他和Tina独处的时间。Tina显然因为摩天轮上突然的招呼还有些不自在,低着头不时摸摸鼻子挽下头发。摩天轮旁边,两人面对着面,丁程鑫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几天没见了。”丁程鑫这么说道。

是的,他们已经好几天没见了,不同级的两人本来班级位置作息时间都差得远,自从恋爱起Tina每天都会等张真源来接自己放学,于是也就再没跟丁程鑫同行放学后的那条路。

走不到最亲密的距离,疏远好像只是一瞬间的事。

 

跟丁程鑫的别扭相比,Tina倒是立刻抛开了不自在走到丁程鑫身旁撞了下他的肩:“唉呀别失落嘛,就让我重色轻友两天行不行?”

女生一开口尽是明朗,丁程鑫倒也不好再低落:“你自己也知道啊?跟男朋友来游乐园都不跟我说。”

“我谈个恋爱还要跟你报备行程哦,”女生提高一点音量笑着表示不满,“你才是过分,就算看到我了下来再打招呼好吗?约会计划都被你毁了。”

这么一听,丁程鑫下意识就开始犯急:“不是吧?你刚才还真打算……”

“停停停~!”连忙打断的Tina满脸写着哭笑不得,是害羞的反应,“别说这个了我求求你,聊点别的。”

 

“那……”满脑子都是同一件事聊不出别的,干脆就把最想问的问出口好了,“你为什么喜欢张真源?”

 

女生歪着头想了想给出回答:“因为……他很帅气啊。”

 

哪里帅气??!!

丁程鑫反驳的心声没来得及出口就听Tina继续说道:“我不是一直跟你说很羡慕有梦想的人嘛……张真源就有梦想,而且一直在为了实现梦想努力着,很帅气吧?他身上那些我没有的闪光点,也让我想成为更好的人。”

 

张真源身上的光芒丁程鑫还没有机会见证,但讲到张真源时Tina眼里的光芒,丁程鑫是真切地看到了。

好吧,认证。

“那……祝你们好好地。”

 

 

敖子逸和张真源买水回来后,丁程鑫说着不想打扰Tina和张真源的二人约会,果断又干脆地和两人说了拜拜。

“回去吧,我放弃了,”把人送走后就瘫坐在长椅上的丁程鑫瞬间变得兴致缺缺,“对不起啊,害你今天白陪我来一趟。”

“没有白来啊,我说了是来帮你的嘛,不是帮你认清现实了吗。”敖子逸坐到丁程鑫身边递过来一瓶橙子味的饮料,“给你。”

“搞错没有,你不是打算帮我追回Tina啊。”丁程鑫不满地抱怨着接过水拧开瓶盖,罢罢,指望这个人他才是有毛病呢。

“盯着有男朋友的人不放是不会有结果的,” 敖子逸笑着,“她的男主角已经有人选了,所以你也谈一场自己做主角的恋爱吧。”

唯独这一句,敖子逸的语气似乎特别温柔。

 

“不用~!我想通了,恋爱这种无聊的事我才不需要呢。”

 

 

不需要恋爱,有恋爱的时间不如好好学习,不如出去打球,不如多参加课外活动。最近的丁程鑫是真的认真努力生活了,连以前觉得无聊的社团活动也开始准时去。他们社团是真奇葩,名字叫自然大爆炸,整天就科普一些台风啊海啸啊之类的。敖子逸倒总听得起劲,结束了还要拉着丁程鑫讨论半天,吃饭的时候要讲,去小卖部的路上要讲,打球的间隙都能冷不丁冒出几句。

这么一说才发现,失恋之后跟敖子逸倒是莫名亲近了起来。

 

 

“噔噔噔~!”

敲玻璃窗的声音,丁程鑫抬头就看见敖子逸扒在走廊的窗户上朝着他做鬼脸。

“无不无聊啊你。”丁程鑫一下子笑开。

“皮皮丁,我们走~!”

“干嘛?”

“唉呀出来出来~!”

 

不知道敖子逸卖的什么关子,丁程鑫出了教室就被他拉着一路小跑,问他怎么了也不说,两人就这样一直跑到了体育馆。

“干嘛啊,怪吓人的……”进了体育馆后敖子逸没有开灯而是掏出手机按亮了手电筒,整个体育馆黑漆漆的只有敖子逸手里那一点光亮,原本就害怕妖魔鬼怪这些的丁程鑫心里直犯怵,只能拉紧敖子逸的手臂。

明明超级怕黑的敖子逸今天倒是莫名胆大了起来,大步往前一点犹豫都没有。走到偏体馆中心的地方,敖子逸停下步子:“好了,你就站这里。”

不知道从哪里按的开关,一束光从丁程鑫上方打下来,丁程鑫看清了自己周围的玫瑰花拱门和粉色饰品。

“你站这儿别动,等会儿。”

敖子逸举着手机小跑到丁程鑫正前方不远处,又不知道从哪里按亮了一束光,那边也是差不多的装饰。

“噗,”丁程鑫忍不住笑出来,“这都是什么啊?”

“下周一不是七夕嘛,学生会有人提议那天要弄个七夕告白特别活动,只要申请就可以到这里跟喜欢的人告白。你看,这边有个彩色的球,”敖子逸指指自己头上,又指向丁程鑫,“你那边有两根绳子,拉右边那根球会打开,球里面的花瓣会落下,就是接受告白的意思。拉左边球会直接砸下来,就是拒绝。”

“哦~”丁程鑫伸出食指分别碰碰两根绳子,心情倒是不错。敖子逸总是这样,一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就要第一时间献宝似地跟他分享。

 

“那我要开始告白啦。”那边的敖子逸兴致勃勃宣布。

丁程鑫噗嗤笑出来:“嗯,好啊。”小孩子玩性大,他已经习惯了。

 

“咳咳,”敖子逸清了清嗓子,低头看着地面笑得有点害羞,“第一次见到你是在篮球场上,觉得你有点好看,嗯……比我好看一点,只有一点。哦对当时你那个三分球没有投进——你肯定是为了耍帅我记得Tina在旁边呢。”

喂喂喂,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那时候就想认识你,但他们都说你比较高冷,都不跟人讲话的。等啊等啊,突然就听说你失恋了,我一听,机会啊~!于是赶紧去找你了。”

嗯,那天没揍你是因为我人好。

 

“后来经过我的不懈努力,我们的关系终于变好啦。我经常跟自己说不要因为犹豫错失机会,在认识你这件事上我因为犹豫浪费了太多时间,我不想再那样了。今天在这里,我想跟你说:我喜欢你。你能接受我的告白吗?”

丁程鑫故意摆出苦恼的样子:“我要好好想想才行。”

那边敖子逸倒像是真的紧张了,有那么怕被大彩球砸到吗,虽然看上去是会痛的样子……丁程鑫笑起来,伸手拉了右边的绳子。

玫瑰花瓣从上空落下来,敖子逸伸手去接,开心得在原地蹦蹦跳跳的:“哇~!我告白成功啦~!”

“是是是,”丁程鑫眉眼弯弯超配合地鼓起掌,完全是哄小孩儿的语气,“恭喜恭喜~!”

敖子逸跑到丁程鑫面前把手里的花瓣洒向丁程鑫,然后笑着伸手捧住丁程鑫的脸。

“丁程鑫儿,我是认真的哦。”

 

 

“开什么玩笑啊。”

丁程鑫把敖子逸的手推开。当然,如果能控制住表情藏好眼底的笑意就更好了。

而敖子逸上扬的嘴角自始至终就没放下来。

 

 

如果要追究,两人之间的暧昧氛围其实从初面开始就存在了。敖子逸卯足的架势无时无刻不在传递着同一种讯息,丁程鑫不可能察觉不到。但是没想过要避开,像是保持距离啦趁早斩断希望啊,统统都没想过。

因为很奇怪地,从一开始就没觉得讨厌。

 

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谁知道呢。

 

 

“体育馆的大彩球被谁偷偷开过了,我刚去看的时候一地都是花瓣。”

“不是吧,又要重新设置吗?我这命呀……”

“嘘~!小点声,活动还没正式公布呢。走吧走吧赶紧去把剩下的弄完。”

 

前座学生会两人的小声讨论全部落入了丁程鑫耳中,老实说会觉得不好意思,毕竟他也算半个罪魁祸首。怀着这种抱歉的心,丁程鑫主动开口问道:“那个……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吗?”

突然被校草搭话的学生会两人受宠若惊忙点头:“那就麻烦丁同学了。”

 


“收纳柜里的袋子……” 

收到的拜托是帮忙把装花的大袋子从学生会那边搬到体育馆。学生会那两个人先去了体育馆收拾没跟过来,只给丁程鑫说明了具体位置。丁程鑫根据说明来了学生会的储物间里翻找。

没翻几下就听到外面开关门的声音,似乎是有人进来了,丁程鑫没多大关心,只顾埋头继续自己的任务。

 

“……这就算被拒绝了吧,敖子逸你输了,愿赌服输。”

“不~!我没输,你等着看吧,我肯定能成功的,今天这个不算。”

“怎么就不算了?到现在都没追到,你别仗着我们没说好时间……”

 

“砰~!”

丁程鑫拖着一个大袋子猛地踹开储物间的门,冷眼看向随意坐在办公桌上的敖子逸和办公椅上的男生:“我来说吧,敖子逸输了。至于你们的赌注我不知道,自己理去吧。”

丢下一脸错愕的两人,丁程鑫拖着袋子头也不回离开了学生会办公处。

 

“丁程鑫你等会儿~!你听我说~!”

刚出建筑敖子逸就从后面追了上来,丁程鑫也不纠结,大方转了身站好:“说。”

“刚那个是我最好的哥们儿,我是跟他打了赌没错……”

“赌能追到我是吗?”丁程鑫心里再气不过,脸上维持着面无表情,“为什么下这种赌?因为校草评选我赢了?因为都说我高冷你偏想挑战下高难度?你是觉得不服气还是为了好玩?敖子逸,你真够无聊的。”

说完丁程鑫转身就走。懒得听了,都说是打赌了还有什么好听的,依敖子逸的性格也确实做得出这种事,怪只怪他自己太蠢,还没什么恋爱的运气。

还以为这次拿到了对的剧本,没想到还是失去了主角资格。


“丁程鑫儿你回来~!“敖子逸焦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是跟他打了赌,不是赌的我能追到你,赌的是我能追到自己喜欢的人~!”

脚步慢了一点。


“那时候因为我一直鼓不起勇气嘛,就想说干脆接受这个赌,好逼自己勇敢点。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你你就看不出来吗~!”

又慢了一点。


“丁程鑫儿~!”

敖子逸的声音听上去已经急到不行了,丁程鑫终于停下脚步再次转过身。

大概是看到丁程鑫在笑,那边的敖子逸似乎安下了心来。


“敖子逸,我们周末去坐摩天轮吧。”丁程鑫这么说道。

“不用在最高点亲我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敖子逸笑着,“如果你只是想亲我,现在就可以,我马上过来。”

一路小跑到他面前站定,敖子逸抓抓头发看着地面,像是下定决心般开了口:“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恐高,上次陪你坐摩天轮也是豁出去的。但是如果你真的想去的话我可以再陪你去。”

“我看出来了,上次坐摩天轮时你完全没往下面看,”这家伙,还以为自己藏得挺好呢,“那周末我们去看电影吧。”

“嗯。”敖子逸点点头。

问题解决完了周末也约好了,现在该继续自己没完成的事了。丁程鑫拖着袋子又打算转身走,敖子逸忙伸手拦住他:“唉唉唉~!”

“干嘛?”

敖子逸笑着指自己的嘴唇:“我人都到你面前了,你到底亲不亲?”



看来没错了。

他不是三角恋里的男二,是爱情喜剧里的男主角。



END.



评论(4)

热度(58)